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海军上校 >

党旗经过了几次修改

发布时间:2019-08-07 16:4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中国成立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明确统一的旗帜与徽标。直到南昌起义时,起义部队仍沿用了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的番号,同时沿用了北伐时所用陆军军旗。

  1927年8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八七会议”后,各地武装起义相继展开。这时,中共中央虽然确定了建立工农民主政权的方针,但仍提出组织工农暴动于旗帜之下。

  出于对革命形势的清醒认识,1927年8月20日,在以中共湖南省委名义给中共中央的信中郑重提出:“我们不应再打的旗子了。

  我们应高高打出的旗子……的旗子已成军阀的旗子,只有旗子才是人民的旗子……可以断定的旗子真不能再打了,再打则必会再失败……我们则应立刻坚决的树起红旗……”这是中国人第一次明确:必须要“打出的旗子”,革命才能成功。

  1927年9月9日,、卢德铭等在湘赣边界领导发动秋收起义,部队统一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提出秋收起义应该打出一面自己的旗帜,并责成工农革命军参谋何长工具体负责。

  据何长工回忆:“旗子和袖章图案是当时师部副官杨立三同志和我在修水设计,并请人按图案制作的”,“由我设计制作的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军旗,鲜艳的红旗中间,一颗大五角星,星中是镰刀和斧头的图案,靠旗杆有一条十厘米宽的空白,上写着‘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番号,十分威武……”

  就这样,“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旗”成为中国真正亮出的第一面正式旗帜。从此,中国人鲜明地举起了自己的旗帜。

  “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匡庐一带不停留,要向潇湘直进。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秋收时节暮云愁,霹雳一声暴动。”在《西江月·秋收起义》中记录了当时的情景。

  据亲历者回忆,军旗设计好之后,修水县数十名裁缝义务承担了军旗的缝制任务,布店老板无偿献出当地的平江红布,突击制作了100面红旗及1000枚袖章,标识不同的部队番号后,分发到各团、营、连级单位。遗憾的是,由于动荡的战争环境,这100面旗帜没能保存下来。

  1958年9月5日,何长工在解放军总直机关马列主义业余大学作报告时曾说:“这样,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就成立起来了。在中国、在东方,第一面革命的红旗打起来了。”

  这就是中国打出的第一面旗帜———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军旗。从旗帜的图案元素上看,这面军旗已经具备了日后党旗式样的主要元素,此后的党旗与这面军旗有着明显的承继关系。

  秋收起义后,1927年9月19日,中央临时政治局会议根据革命形势的变化通过决议,宣布“八月决议案中关于运动与其旗帜下执行暴动的一条必须取消”,从此放弃“”的旗帜,提出宣传和建立苏维埃的口号。

  1927年10月15日,中共南方局、广东省委联席会议通过《中共广东省委通告(第14号)———南方局、省委联席会议通过的最近工作纲领》,明确指出:“一律废除青天白日旗,改用红旗以斧、镰为标志,与国际旗同。”

  这是党的领导机关第一次作出的关于党的旗帜的正式决定。“用红旗,以斧、镰为标志”的中共党旗图案式样,基本框定了党旗的轮廓和构成要素。

  1927年12月11日,广州起义爆发。起义的将士将的青天白日旗等徽章抛弃在街上,换上红领带。一时间,“镰刀斧头交叉的红旗,飘展于全广州市”。

  随着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的爆发,中国武装反对反动派的斗争以星火燎原之势在全国迅速铺开。各地党组织在领导武装暴动的过程中,纷纷打出代表工农武装的五星、镰刀、斧头或锤头等图案组成的红旗。

  此时使用的党旗,都是各级党组织就地选材制作,限于当时的艰苦环境,还未形成统一的规格样式。从今天看,这些形制各异的旗帜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党史资料。

  中共于1930年4月和9月分别颁布《关于红军各级军旗的规定的通知》和《中国工农红军编制草案》,对红军军旗作出规定。

  在此基础上,1931年3月18日,中华苏维埃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颁布《苏维埃和群众团体红军旗帜印信式样》,进一步明确规定了红军旗帜镰刀、锤子和五角星的图案样式,规定把五角星提到旗顶一侧,突出党的领导地位,镰刀锤子放在旗中央,突出工农阶级地位,五星、镰锤一律用金黄色,以增强美感。

  1934年1月22日至2月1日,中华苏维埃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瑞金召开,会上通过了《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关于国徽、国旗及军旗的决定》,正式规定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国徽、国旗和军旗。这对今后党旗党徽的规范和统一产生了重要影响。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红军主力被迫实行战略大转移。在异常艰苦的环境下,旗帜在长征路上发挥了不可替代的精神鼓舞作用。

  1935年5月,红军渡过金沙江进入四川凉山彝族地区,受到不明真相的彝族群众和部族武装的阻挡。红军严格执行党的民族纪律,绝不向彝族同胞开枪。彝族果基家族首领果基·小叶丹深受感动,与司令员按照彝族习俗歃血为盟,举行了著名的彝海结盟仪式,红军授予他“中国彝民红军沽鸡支队”的旗帜。随后,小叶丹用七天时间将中央红军全部护送出100余里的彝族区。

  红军通过后,“中国彝民红军沽鸡支队”在小叶丹的带领下,联合其他家族,与军队斗争了五年多。在艰苦的岁月里,小叶丹把队旗当作民族团结的见证和民族解放的希望,珍藏在贴身衣服的夹层里,以躲避反动派的搜查和迫害。

  1941年,小叶丹被捕前,将队旗交到妻子和弟弟手中,说:只有、红军讲民族平等,把我们彝人当人看。万一我死后,你们一定要保护好这面旗帜,将来交给刘司令!

  1942年6月18日,在挑起的彝族内部械斗中,出狱不久的小叶丹遭到被军队收买的部族武装伏击,不幸身亡,年仅49岁。

  1950年,冕宁县解放。小叶丹的妻子遵照丈夫的遗嘱,将珍藏的“中国彝民红军沽鸡支队”队旗郑重交到了时任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司令员的手中。后来,又将这面队旗转交军事博物馆收藏。

  全国抗战爆发后,中国工农红军以民族大义为重,为抗日救国,忍痛脱掉红军军装、摘下红军帽,换上国民革命军军服、戴上青天白日帽徽,又一次举起国民革命军陆军军旗。

  许多红军战士为换装而想不通,改编后的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曾动情地说:“我们取下红星,不是要丢掉它,这里有烈士的鲜血和我们的理想;要往远处看,为了抗日救国,可以把红星保存起来,把它放在心坎里;红星在我们心里,就不会迷失方向……”

  此后,中国为亮明政治和民族立场,更好地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和武装群众,既适应敌后抗日根据地“三三制”政权建设的需要,同时又不影响国共合作的大局,一度以中华民国国旗作为战旗。

  在陕甘宁边区,在各抗日根据地,在开展党的工作和重大纪念活动中,中国党旗仍高高飘扬,起着巨大的引领和号召作用。

  1939年,中共中央北方局山东分局妇女干部赵煜琴被派到沂水县马头崖村开展党的活动。赵煜琴与几位妇女干部缝制了一面党旗,交给当时马头崖村党支部书记刘洪秀。此后,这面党旗见证了马头崖几批新党员的加入以及当地员对侵略者的不屈反抗。

  在严酷的战争环境下,刘洪秀与妻子为了不暴露党的组织,几次冒着生命危险在日军和军队的眼皮底下将这面党旗救出险境,保护了当地党组织。这面党旗被他们珍藏了50年,直到1989年捐献给沂水县档案馆。这也是山东抗日根据地发现的第一面党旗。

  随着革命斗争的深入开展,作为一个不断走向成熟的无产阶级政党,中国开始意识到应该有自己正式的统一的旗帜。

  1943年4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延安杨家岭召开会议,正式确定了党旗的样式:“中共党旗样式,长阔为三与二之比,左角上有斧头镰刀,无五角星,并委托中央办公厅制一批标准党旗,分发各主要机关。”

  按照政治局会议决议,当时中共中央办公厅制作的党旗,横120厘米、竖80厘米,左上角中间(全旗1/4处)为黄色“斧头镰刀”交叉组成的党徽图案,其直径为30厘米,旗杆套为白色,宽6.5厘米,旗杆套不包括在整面旗的尺度之内。这样,中国制作的第一批规范的党旗在延安诞生了。

  1945年4月23日至6月11日,在抗日战争胜利的前夜,经过紧张周密地筹备,中国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延安中央大礼堂隆重召开。

  主席台正中悬挂着、朱德的巨幅画像,左右两侧斜插着六面鲜艳的党旗,红色的旗面、黄色的镰刀锤头分外引人注目。这是中国第一次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悬挂党旗。

  在大会召开前,七大筹委会收到各地代表的许多来信,要求在党的代表大会上,研究中国党旗的相关问题,作出明确规定,建议党旗式样应统一规范,要体现地域化、民族化的特点。为此,中共中央专门成立了党旗党歌委员会,全面负责相关事宜。

  七大召开期间,党旗党歌委员会发出征集党旗图样的通知,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就收到来自延安党政军领导机关、中央党校、鲁迅艺术学院、联防军政治部等单位和个人的230多幅党旗设计稿。

  总体来看,应征图样基本以红、黄两色为主色调,红色象征着革命,黄色代表革命的万丈光芒,意指无产阶级必将取得革命的胜利,开创无限光明的新世界。图案意象上,以镰刀、锤头、枪矛、五角星等元素出现的频率最高。

  新中国成立前夕,鉴于各地询问党旗制式者甚多,中共中央宣传部于1949年6月15日下发关于党旗问题的通知:一、中共党旗过去无正式规定,现正在拟制中;在未颁布前各地不要自行公布党旗格式尺寸及解释。

  二、群众自行悬挂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或锤镰旗或青天白日满地红旗者,均听便。但误挂苏联国旗者,应善意劝止,免滋误会与造谣。三、苏联国旗为红底,左上角有黄色交叉之锤镰,其上有黄五角星,长与高为二比一。苏联无党旗。

  1950年6月,在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党的生日到来之际,各地纷纷询问党旗事宜。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的,亲自安排参与国徽设计的钟灵绘制了三种党旗式样,并写信请示中共中央副主席。经研究,由中央组织部拟定党旗制作方案。

  随后,中央组织部就党旗制作作出规定:“旗面为红色,长方形,其长与高为三与二之比,旗面左上方缀黄色镰刀斧头。旗杆套为白色。”“党旗国旗同时悬挂时,国旗在右党旗在左。”

  1951年6月17日,中共中央对华东局关于党旗式样的请示予以批复:“在党中央未正式规定出党旗的统一式样以前,在党的三十周年纪念时,各地可按旧例,一律采用红旗加镰刀锤头,不必在旗上加中国等字。”

  1952年9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就公布党旗的统一图案事项,再度发文:“中央同志意见,此事需全国代表大会决定,在此过渡时期,只能沿旧例,仍用红旗左上角缀以锤头镰刀的样式。”“党旗上只有锤头镰刀,并无五星(苏联国旗上有五星),此点请注意。”

  红色旗面、黄色铁锤和镰刀组成的图案,构成了党旗的基本框架,这种基本样式沿用至今。

  1982年9月,中国十二大召开,会场主席台上方第一次悬挂了党徽。从此,会场悬挂党徽成为此后党的全国代表大会的惯例。然而此时的党徽图案是方柄镰刀和方形锤头的组合,在细节上仍不同于今天的党徽。

  1995年4月,中共中央责成中央组织部会同有关部门起草《中国党旗党徽制作和使用的若干规定》。1996年9月21日,经中央批准,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此《规定》,指出:“中国党旗为旗面缀有金黄色党徽图案的红旗。中国党徽为镰刀和锤头组成的图案。”

  《规定》共12条,对党旗党徽的性质、式样、规格、制作和使用等都作出明确而具体的规定,并附有标准图案和制法说明。至此,中国党旗党徽终于有了统一而明确的规范。

  2002年11月,中国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11月14日,在党的十六大闭幕会上,通过了《关于〈中国章程(修正案)〉的决议》。新修改的党章增写了“党徽党旗”一章作为第十一章,对党徽党旗图案的性质、制作和使用作出了明确规定。

  自1921年中国成立,历经81年,党徽党旗制度在党章中得以确立和规范。这对于维护党徽党旗尊严,增强党的感召力、凝聚力,增强广大党员的责任感、使命感和组织纪律性,意义重大。

  知道合伙人教育行家采纳数:6908获赞数:1135881996年毕业于商丘师范,2003年河南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毕业。商丘市优秀教师、商丘市优质课教师一等奖。向TA提问展开全部中国的党徽党旗,是中国的象征和标志。红色党旗上的唯一图案标识,是金黄色的党徽。

  1920年6月,陈独秀等在上海决定成立组织。8月,取名“中国”,这是中国的第一个组织。正在留法勤工俭学的蔡和森,在对西欧各国特别是俄国考察的基础上,于8月13日、9月16日写给的两封信中提出:“明目张胆正式成立一个中国”,“先要组织党--,因为它是革命运动的发动者、宣传者、先锋队、作战部”,并提出了具体的建党步骤。9月1日,陈独秀在《新青年》杂志发表《对于时局之我见》,称“吾党”为“社会党”,后又改称为“”。在此前后,陈独秀在上海,李大钊、张申府在北京通过信函讨论了党的名称问题,决定采用“”作为中国无产阶级政党的名称。有了名称后,组织也相继建立,但中国在创建初期还顾不上党徽党旗的设计制作。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和抗日战争前期这长达20多年的时间里,中国尚未制作统一的党徽和党旗。

  历史表明,中国的旗徽标识不是在成立时就有的,是随着革命斗争的发展和需要,逐步形成和确定的。1921年7月,中国宣告成立,由于有俄国人帮助建党并参会,党的会议上多用俄共(布)的苏维埃旗帜或马克思、列宁画像。中国的发起者们,还来不及将一个崭新的革命党应具有的一切考虑周全,一切只能是顺从简便易行的原则。党组织开会,有时需要悬挂党旗,可自己的党旗又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呢?在当时顺理成章的是,中国作为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党旗自然要与世界无产阶级政党的旗帜一致起来,当时的“老大哥”也就是唯一建立政权的俄国(苏联),他们的旗帜理所当然地成了中共党旗的范本,这也就是在红旗左上角加黄色镰刀锤子图案的苏维埃旗帜。因此,从中国早期所打出的旗帜式样看,其雏形显然来源于列宁所创建的苏联的旗帜。这种旗帜的含义,普遍的解释是:锤子象征工人阶级,镰刀象征农民阶级,两者组合,是工农联盟的标志,也是的标志。五角星既象征工、农每一只手的五指(劳动力),亦代表“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红色是革命的颜色,黄色则是革命光芒的颜色。

  中国的各地党组织成立之后,党旗由各级党组织模仿俄共(布)旗帜的式样自己制作,所以,具体规格式样也就不尽相同。即使如此克隆过来的红色旗帜,在当时的公开场合并没有正式举出。由于强调国共合作,出于形势的要求,中国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一直打着的“青天白日旗”。

  1927年8月1日,中国领导发动了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反动派的第一枪。这次起义是在“主义不变、旗帜不变、纲领不变、组织不变”的思想指导下进行的,由于起义的准备比较仓促,没有打出中国自己的一面旗帜来。在著名的“八七会议”上,关于要不要继续举的旗帜,人进行了激烈的争论。在会上提出抛弃旗帜的论题,但支持者甚少。会议最后虽然确定了发动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反动派的方针,但大多数人依然主张用的旗帜。出于对革命形势的清醒认识,一直坚持自己的主张,并在多次会议上反复提出有关旗帜的问题,他在给党中央的信中写道:“的旗帜已成军阀的旗帜,只有的旗帜才是人民的旗帜。”强调指出:“在工农兵苏维埃时候,我们不应再打的旗帜了,我们应高高打出的旗帜……立刻坚决地树立红旗。”

  中国真正亮出自己的第一面旗帜,出现在1927年9月本人组织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中。当时,参加秋收起义的武装统一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坚持应该打出一面工农革命军的旗帜来,他向工农革命军中的参谋何长工部署了此项工作。何长工后来回忆说:“第一师成立后,我和杨立三同志负责筹办部队的印章、旗帜。这样,我们第一次打起了工农革命军的红旗。”(何长工:《难忘的岁月》第36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这面新设计的旗帜用一大块鲜红的布制作,旗帜两面的中央各缝着一个黄色的五角星,在五角星的中心位置,画着象征工农的镰刀和斧头。在白色旗杆套上,写着“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由此我们看到,在中国革命史上,是先有工农革命军的军旗,后有中国的党旗。

  1927年秋的中国,是一个风起云涌的大变革时代。这时,反革命的真面目已经彻底暴露,迫使中国必须竖起自己的大旗。9月,中共中央召开临时政治局会议,明确宣布放弃的旗帜,正式提出了建立苏维埃的口号。10月15日,中共南方局、广东省委联席会议通过《中共广东省委第十四号通告:最近工作纲领》,明确指出:“废除国民革命军的名义,改称工农革命军;废除青天白日旗,改用红旗,以斧、镰为标志。”(中央档案馆编:《中共选集(一九二七)》,第三册,第431页,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9)这是中共党的领导机关第一次作出的关于党旗上有“斧头镰刀”标志的正式决定。

  中共党旗图案“用红旗,以斧、镰为标志”的范式,基本框定了党旗党徽的轮廓和构成要素。由此亦见“斧头镰刀”的式样,并非由中国人独自发明,而是移植于俄共(布)或者说以俄共(布)为核心的共产国际。

  二、党旗党徽上代表工人阶级的是锤头还是斧头?中国在初创时期,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实际国情出发,在党旗党徽图案设计上曾特意以“斧头”图案代表中国手工业者,以“镰刀”图案代表农民。从1921年7月到1942年4月长达21年的时间里,中共中央及各级组织有过多次明确党徽图案为“镰刀斧头”的规定和决议。但在此期间,又由于受苏联国旗的影响,中共党旗党徽上的图案既出现过“镰刀斧头”,也出现过“镰刀锤头”。在战争年代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党旗党徽图案一直处在变动的、不规范的状态中。

  “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修铜一带不停留,便向平浏直进。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秋收时节暮云沉,霹雳一声暴动。”这是1927年在《西江月·秋收起义》词作中描述的情景。这首词,在后来作过修改,将其中的“修铜”、“便”、“平浏”、“沉”分别改为“匡庐”、“要”、“潇湘”、“愁”,但对“镰刀斧头”的提法并未作修改,这说明对“镰刀斧头”的记忆犹深,也说明当时旗帜上普遍以“镰刀斧头”为主要图案标识的历史事实。

  1930年4月,中共发出《关于红军各级军旗的规定令》:“各级军旗一律用五角星红旗,星内排列镰刀斧头之国际徽,旗用大红色旗,中央为五角星,五角星为白色,中为镰刀斧头交叉排列,镰刀斧头用黑色,旗之右边镶白布长条书写番号。”这一规定,使当时分散作战的红军部队所用的旗帜式样进一步正规化、规范化。这种“三○式”军旗,是红军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使用范围最广的式样。由于战争在当时是全党的主要任务,军旗的广泛使用,也深刻影响了党旗党徽式样的演进。

  有众多历史文献表明,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镰刀斧头”可说是党徽的代名词,“镰刀斧头”的说法被普遍认可。著名的楹联“斧头劈开新世界,镰刀割断旧乾坤”,最早出现在1933年9月的川陕革命根据地。红三十军解放四川达县后,军政治部设在一家地主宅院内。红军便在宅院门楼两旁的石柱上錾刻了这副气势恢宏、形象生动的名联,把党徽中的主要元素“镰刀斧头”巧妙地镶嵌了进去,宣传了中国的革命宗旨,描绘了红军的英雄气概。后来,红军宣传工作者在长征沿途曾多次书写这副楹联及其他类似楹联。在四川兴文县,也有红军写的“斧头劈开新世界,镰刀割断旧乾坤”的楹联,横批是“变!变!变!”这幅楹联,对广为宣传“镰刀斧头”的形象记忆,有着深刻的历史影响。从红四方面军留存的历史文献看,党徽图案也多为斧头镰刀。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随着革命形势的大发展,中央苏区相继取得了第一至第四次反“围剿”的胜利。1932年夏,中央苏区在根据地范围内开始了多次突击发展党员运动。由于党组织建设的迫切需要,从入党宣誓仪式上的党旗,到党员大会的会场布置,党的组织工作者开始关注党旗党徽的式样。这一时期,中央苏区主要传媒《红色中华》报的插图中,刊登有不同式样的“镰刀斧头”、“镰刀锤头”图案。这些在当时被誉为“国际徽”、“国际旗”的图案,成为各革命根据地军民的图腾随处可见,也随时即兴发挥的有些任意。在如此无法规范的情况下,有人提出党旗党徽中的“斧头”不能足以代表工人阶级,应当改换为“锤头”,与苏联的旗帜相一致。1933年4月,中共中央研究决定,把党旗党徽中的“斧头”图案调整成为“锤子”图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颁布《苏维埃群众团体及红军旗帜印信式样》,其中对军旗的式样做了详细的更改说明,并下发了军旗图式,规定旗的右上方为一五角星,旗中间为交叉的“镰刀锤子”,旗的三边有旗须,旗杆处有二寸三分的白布书写部队番号。同时规定五角星和“镰刀锤子”一律用金黄色。这种军旗一般称为“三三式”军旗。此后,中国工农红军军旗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和各级政府的旗帜,都相应地做了改变。

  由于当时战争频繁,不久,中央根据地第五次反“围剿”遭到惨败,中央红军被迫开始战略大转移,党旗党徽中“斧头”变“锤子”的决定并未在全党全军得到贯彻执行。以至于在长征路上、在陕北等各根据地,“斧头”与“锤子”仍然混用;以至于在后来的中共中仍然出现“镰刀斧头”的提法。从历史图片看,在这一时期使用的军旗式样也多为“三○式”而少“三三式”,原因可能是“三三式”旗须的繁赘,不如“三○式”简捷明快。斯诺名著《西行漫记》中,收录有“三○式”军旗的照片。红四方面军、陕北红军等曾较长期使用“三○式”军旗。在1935年长征前后时期,从所举的旗帜式样可区别出红军部队建制的归属。

  综合分析各种文献及图片,从总体上看这一历史时期的党旗党徽,是“镰刀斧头”,或是“镰刀锤头”?有着三个明鲜的特点:(1)从形成文字的文献字面上看,在党的有关决议中,说明党旗党徽图案是“镰刀斧头”的占绝大多数,而在实际制作中又多以“镰刀锤头”图案为多;(2)从地域上看,中央根据地在许多会议等正式场合多使用“镰刀锤头”图案,闽西、湘鄂西、鄂豫皖、川陕、陕北等革命根据地的党旗党徽图案则多设计为“镰刀斧头”;(3)从美工角度看,抽象时多用“镰刀锤头”,具象时多用“镰刀斧头”。

  上世纪三十年代前后,中共中央曾多次提出关于确定党旗党徽式样的议题,希望能有明确的、统一的规范。1942年4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延安对党旗式样作出决定:“中共党旗式样,宽阔为三与二之比,左角上有斧头镰刀,无五角星,委托中央办公厅制一批标准党旗,分发各主要机关。”至此,中国第一批制式党旗随即诞生。当时制作的标准党旗规定为红色,横120厘米,竖80厘米,左上角中间(全旗四分之一处)为黄色“斧头镰刀”交叉组成的党徽图案,其直径为30厘米。旗杆套为白色,宽6.5厘米。旗杆套不包括在整面旗的尺度之内。黄色的“斧头镰刀”代表工人和农民的劳动工具,象征着中国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代表着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红色象征革命,黄色象征光明。决定中特别指出,保留象征工农联盟的“斧头镰刀”,去掉原来旗帜上的五角星,是为了与苏联的旗帜相区别。由此也说明,当时中共中央对党旗式样的考虑十分慎重。这是中国第一次正式确定党旗的式样。

  1945年4月23日,中国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延安召开。大会主席台幕布正中,悬挂着和朱德的画像。在画像下方的图案中,中间缀有中国党徽:铁锤镰刀,稻穗和麦穗围绕着它。画像两边,分别斜插着六面红色的缀有铁锤镰刀的中国党旗。当755名代表走进会场时,庄严肃穆的场面令与会代表们为之振奋。这是中国自建党以来,历次全国代表大会主席台上第一次竖立正式的党旗,从而结束了党从“一大”至“六大”无正式党旗的历史。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三年前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关于中国党旗式样所作出的“斧头镰刀”的决定,但在党的“七大”会场上及在此前后各抗日根据地所出现的中共党旗党徽图案,基本上都统一于“锤头镰刀”,已经鲜见“斧头镰刀”图案。红色旗面、黄色铁锤和镰刀组成的图案,构成了党旗的基本框架,这种基本式样一直沿用至今。

  实际上,究竟是用“斧头”还是用“铁锤”,这不只是图案形式上不同,而是涉及到对的阶级基础和性质的理解,更涉及到对“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这个命题的理解。斧子和锤子,在相当程度上与不同的生产形态相联系,各自代表着不同的社会生产力水平。斧子,主要用于手工业者,如木工、伐木工、消防员等,与大工业的联系不多;锤子,主要用于大工业中的工人,如钳工、锻工、扳金工等产业工人,他们所使用的工具都离不开锤子。所以,斧子是手工业的象征物,而锤子是大工业的象征物,锤子更多地代表着当时的先进生产力。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而工人阶级是与大工业相联系的。铁锤代表工人,镰刀代表农民。用铁锤和镰刀作为中国的党徽,标志着中国是以工人阶级为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无产阶级政党。因此,的党徽应当采用“锤头镰刀”做标志才最为妥当。“锤头镰刀”的寓意,更符合的工人阶级先锋队性质。随着时间的推移,党旗党徽上的“斧头镰刀”改定为“铁锤镰刀”,更加准确地代表了工农联盟的本义。

  三、党旗党徽进一步规范化、标准化中国党旗党徽是党的象征和形象标志,党旗党徽的规范化、标准化是党的制度建设中十分重要的问题。党的“七大”之后,中共中央及有关部门曾几次讨论研究党旗的规范化问题,考虑重新设计党旗式样,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落实。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以及新中国成立后一段时间的图片文献看,尽管从“七大”之后就有了党旗的正规式样,但各地党组织使用的党旗党徽图案还存在着差异,还需要进一步规范化和标准化。

  1949年9月,在全国解放战争接近取得全面胜利的时候,军委总政治部发布了《关于入党仪式所用党旗尺寸的规定》,其中对党旗的制作确定了暂时规范:“暂规定宽80厘米,横120厘米之红旗,左上角的中间为黄色镰刀、锤头,其直径为30厘米。党旗旗杆左套为白色,宽为6.5厘米,亦即旗面横长1/18强。旗杆式样与矛头与军旗制法相同。”10月11日,中共中央宣传部函复军委总政治部:“同意在党旗未统一规定前按暂行规定之式样试用。”

  1951年6月17日,中共中央对华东局关于党旗式样的请示予以批复:“在党中央未正式规定出党旗的统一式样以前,在党的30周年纪念时,各地可按旧例,一律采用红旗加镰刀锤头,不必在旗上加中国等字。”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由于连续的“阶级斗争”等政治运动接连不断,特别是“文革”十年的“踢开党委闹革命”,红旗的海洋成为“革命运动”的独特景观,以至于“全国山河一片红”,但那是、造反派的大旗,而少见党徽闪耀的党旗。尽管这一时期党的领导人在逝世后的遗体上覆盖的是“镰刀锤头”的党旗,典型的如至今保存在广场上纪念堂内遗体上的党旗,但这些党旗却都不是经中共中央正式规定的党旗式样。人们不会想到,建党30周年时所说“党中央未正式规定出党旗的统一式样”的时间会拖得这么长,直到改革开放后又是十多年之后,这个问题才被提上中央的议事日程。

  为切实维护党旗党徽的尊严,使党旗党徽的制作、销售和使用规范化,加强管理,1995年4月,中共中央责成中央组织部会同有关部门对党旗党徽的制作和使用的规范化问题提出意见,并起草《中国党旗党徽制作和使用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规定》)。1996年9月21日,经中央批准,中央办公厅印发了这个《规定》(中办发[1996]25号),进一步规范了党旗党徽的式样和使用。《规定》共12条,它对党旗党徽的性质、式样、规格、制作和使用等都作出了明确而具体的规定。至此,党旗党徽有了统一规范的标准式样。

  《规定》指出,“党旗党徽是中国的象征和标志”,“中国党旗为旗面缀有金黄色党徽图案的红旗”,“党徽为镰刀和锤头组成的图案”。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根据实际需要,中国党旗可按比例放大或缩小,通常分5种规格,其尺寸分别为:长288厘米,宽192厘米;长240厘米,宽160厘米;长192厘米,宽128厘米;长144厘米,宽96厘米;长96厘米,宽64厘米。党旗的制作法:(1)旗面长宽之比为3∶2,旗面左上方1/4部分缀党徽图案。(2)画旗面长与宽中线等分的长方形,左上方长方形内划出横18竖12等分的小方格。党徽图案切于8×8小方格的正方形内,正方形的上部与旗上边空3格,左侧与旗左边空4格。(3)旗杆套为白色。党旗上党徽两面相对。党徽则可按实际需要按比例放大缩小,并无一定大小规定。

  《规定》中关于党徽“镰刀”的式样,有一个显著的变化是矩形“刀把”变成了圆形,这是党徽“镰刀把”的重大改变。至此,党徽上的“镰刀把”经历了四种式样:

  (1)“刀把”上部有凸出圆棱的长圆柱体写实长“镰刀把”。苏联国旗中的“镰刀把”具象写实,有一个显著特点是“刀把”靠上部有一圈凸出圆棱。中国初建时,地方党组织在自行制作党旗党徽或一些报刊插图中的党旗党徽,曾模仿苏联国旗“镰刀把”图案,有这一圈凸出圆棱,在图画中常以一短横线)光杆的长圆柱体写实长“镰刀把”。仍是模仿苏联国旗“镰刀把”图案,但“刀把”靠上部有的那一圈凸出圆棱被省略,“刀把”较长是这种样式“镰刀”图案的显著特点。

  (3)由写实的长圆柱形到抽象的矩形“镰刀把”。约始于上世纪30年代之后,由长“刀把”演变而来,形成标志是“刀把”尾端由圆变方。

  (4)由抽象矩形到更加抽象、艺术化的“镰刀把”。始于1996年9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中国党旗党徽制作和使用的若干规定》特别注明,“将一正方形分为32等分”画党徽,以左下角的五个方格画一小圆,在小圆右上部与“镰刀刀背”两个点相切,“构成镰刀把”。

  1996年11月19日、12月12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分别发出《关于中国党旗党徽定点生产有关问题的通知》和《关于中国党旗党徽供应销售有关问题的通知》。1997年7月9日,中央组织部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联合发文《关于加强中国党旗党徽定点生产、内部销售和使用管理的通知》,规定“非定点企业一律不得生产党旗党徽及相关产品,违者,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按超越经营范围依法处理。”“禁止在市场上销售党旗党徽”。

  2002年11月14日,中国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新的《中国章程》,增写了“党徽党旗”一章,作为第十一章。具体分为三条:第五十一条规定,“中国党徽为镰刀和锤头组成的图案。”第五十二条规定,“中国党旗为旗面缀有金黄色党徽图案的红旗。”第五十三条规定,“中国的党徽党旗是中国的象征和标志。党的各级组织和每一个党员都要维护党徽党旗的尊严。要按照规定制作和使用党徽党旗。” (《中国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汇编》,第90页,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增写“党徽党旗”一章,是自建党80多年以来历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的《中国纲领》、《中国党章》、《中国章程》的第一次。对于维护党徽党旗的严肃性,发挥党徽党旗的感召力,增强党员的光荣感、使命感,增强党的凝聚力和影响力,都有着重要的作用。2007年10月21日党的“十七大”通过新的《中国章程》(图41),“党徽党旗”仍是第十一章,内容同于“十六大”。

  (1)党徽中代表工人阶级图案的变化,经历了从“斧头”到“锤头”的重大改变。

  (2)“镰刀把”有四种不同形状:一是具象写实的两端稍细、中间粗的纺锤形长圆柱体,并在“刀把”靠上部有一圈凸出圆棱;二是光杆的纺锤形长圆柱体,去掉了“刀把”靠上部有一圈凸出圆棱;三是演变为抽象示意的矩形;四是再艺术化为更加抽象的球形。

  (3)党徽党旗的象征含义:前期,中国党旗的红色代表革命,黄色象征光明;而斧头(锤头)、镰刀为工农的劳动工具,象征中国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自1996年起,中国党旗党徽的含义有了相关的解释:红色象征革命,金黄色的锤头、镰刀代表工人和农民的劳动工具,象征着“中国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2002年版《中国章程》)。

http://wellpanzio.com/haijunshangxiao/190.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